AfterEffect

 

New Media

小画

Cinema 4D

小视频

FONT Game

If you do it right,it will last forever.

极端不等于极致,极致是中性的,极端是个人的,感性的。
中性是个动态的词,取决于极端
极端并不对立矛盾
他们只是各个维度的完美状态
比如
可读性
易用性
美观性
综合他们的中性就是极致

追求极致并不是一种态度
只是为了一劳永逸

充满表现欲的视觉给人留下的印象慢慢会滋生出视觉疲劳
无表现欲的视觉就无所谓新旧的概念
说白了
世界上存在着你需要去坚持的东西
只是坚持的那个东西是动态变化的
但那种变化只是在各个维度上的线性变化
也就是说你始终要被几条线牵引着
Modern has no style
就像Massimo Vignelli的纽约地铁图



 

Game

泡沫的价值

泡沫(幻觉性价值或价值幻觉)从来不是一个褒义词。很少有人承认泡沫的价值,承认它是一个新兴产业浮华而必不可少的序幕。其实,泡沫是一种巨大而合理的浪费。这种浪费在大自然中及其普遍。它是自然选择的前提条件。一个原初生命(受精卵)出现的概率可能是数亿分之一,它一旦出现,意味着数亿的可能性瞬间消失。春天的池塘里我们能看到青蛙产下了一大团一大团的卵,相比之下,蝌蚪的量就少多了,但众多的蝌蚪能长成青蛙的又少之又少。这就是大自然中巨大而合理的浪费。如果没有这种浪费,物种的生存和优化就无法实现。

从产业经济学上看,泡沫是创造了大量财富但成长性已经大大降低的产业资本向新兴产业的大量溢出。它提供了新兴产业在发生、孕育、成长过程中必须付出的巨大的探索成本。产业的进化是通过不断的自然选择来实现的,而自然选择必然伴随着巨大的浪费。没有泡沫,就没有众多的先驱,没有变成先烈的众多先驱,就没有经过大量试错而逐渐显现的产业路径。先烈们的使命就是“能为新产业做什么”,而不是“新产业为它们做什么”。在泡沫起来和破灭中被大量浪费的财富最终通过在淘汰赛中胜出的少数企业来补偿并增值。这可以说是新产业的“天意”。